• 新聞
  • 體育
  • 汽車
  • 房産
  • 旅遊
  • 教育
  • 時尚
  • 科技
  • 財經
  • 娛樂
  • 更多
    母嬰 健康 曆史 軍事 美食 文化 星座 專題 遊戲 搞笑 動漫 寵物

杭州女孩花38萬克隆愛犬:平時非常節約,向父母借了25萬

原標題:杭州女孩花38萬克隆愛犬:平時非常節約,向父母借了25萬

我國首只克隆貓誕生 取名“大蒜”

一覺醒來,24歲的溫州小夥黃雨發現自己火了。8月20日15時18分,他在朋友圈發文:“這是我離熱搜最近的一次”。

讓他頗受矚目的,不是他本人,而是他的貓。自今年7月21日始,他有了一個全新的身份:中國首例克隆貓主人。我國首只克隆貓“大蒜”

我國首只克隆貓“大蒜”

7月21日,我國首只克隆貓“大蒜”誕生于北京希諾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希諾谷)。成立于2012年的希諾谷坐落于北京昌平科技園區,公司業務以基因技術爲基礎,在寵物領域有基因檢測、細胞保存及寵物克隆。“從數量上來說,參與基因檢測的客戶最多,從營收上來說,克隆最多。”該公司副總經理王奕甯告訴紅星新聞記者。

2017年5月28日,中國首例體細胞克隆比格犬“龍龍”在希諾谷實驗室誕生。2018年5月24日,希諾谷又迎來了第一只商業化克隆狗。迄今爲止,希諾谷共克隆了40多只動物。克隆貓價格爲25萬元,克隆狗爲38萬元。

王奕甯坦言,此番克隆價格是基于對設備、人員、培訓、實驗動物等各方面的考慮,其中成本最高的是在科研人員方面的投入。而克隆貓和狗的價格何以相差13萬?他認爲,從技術實踐上而言,“貓比犬容易很多。目前全世界僅中國、韓國、美國三個國家掌握了克隆狗技術,且每個國家只有一個實驗室。”“大蒜”(克隆本體)

展開全文

“大蒜”(克隆本體)

王奕甯稱,來克隆的客戶多爲寵物主人,同時不乏有商業需求的企業。客戶來自全國各地,東南沿海偏多,白領女性是主要群體。這一客戶群體的特質爲:經濟上收入較高,情感豐富細膩,在克隆訴求上,“一般不會有太奇怪的要求。不過也曾有客戶擔心,夏天出生的狗容易生病,希望推遲或提早出生日期。”

8月27日,王奕甯告訴紅星新聞:“大蒜”新聞一出,公司接到的咨詢電話量翻了3倍:“一周來,沒日沒夜地接。新增訂單目前還沒有統計數據,但能確定的是新增克隆貓訂單已有3、5單。”接下來,該公司將開展馬的克隆,預估每匹馬價格爲58萬元。

“希望每年能穩定在一兩百單。”王奕甯認爲,“以後隨著技術的熟練,克隆費用有可能會降低。”

爭議

衆聲喧嘩。

“克隆了肉體,能克隆靈魂嗎?”“有25萬,咋不去幫助貧困兒童?”“25萬,複制一個深愛的生命,也不算貴。”“以後會不會克隆人?”……

而對于克隆的倫理性爭議,希諾谷在其微信公衆號“基因編輯嬰兒?我們堅決抵制!”一文中稱:“絕對不會在未經嚴格倫理和安全性審查的情況下,未經過大量動物實驗和數據支撐的研究中,貿然嘗試做可遺傳的人體胚胎基因編輯的任何嘗試。”

有網友懷疑,希諾谷會不會用外表相似的貓代替克隆貓進行欺騙?對此希諾谷8月31日在微信公衆號上曬出“北京中正司法鑒定所司法鑒定意見書”,鑒定結果明確了克隆貓“大蒜”和本體的同一性。

而對于種種爭議,黃雨似乎並不在意。和很多24歲的年輕人沒什麽不同,黃雨喜歡打遊戲、健健身、會會朋友。8月20日晚,紅星新聞記者第一次撥通了黃雨的手機。電話那端的聲音溫和而放松:“克隆貓的想法,除了當時的女友,沒人支持。甚至周圍喜歡‘大蒜’的朋友都勸我,沒必要。”

黃雨父母經營著電線廠和五金店。多年來,父母一直不贊成他養貓,認爲“髒,有細菌”。克隆的事,他沒和父母商量,“他們肯定不會同意。”

但是,25萬,畢竟不是一個小數目。不少人認爲,沒有父母的支持,黃雨不可能實現自己的心願。很少有人知道,其實,2017年大學畢業後,黃雨就到深圳創業。在網絡行業,他收獲了第一桶金。而這筆經費,正是日後“大蒜”克隆費的重要來源。這筆錢,加上自己平時的積蓄,讓克隆“大蒜”的夢,不再遙不可及。

和黃雨一樣,生于1990年的杭州女孩荟荟“克隆狗”的想法,也讓她身爲知名醫生的父母大吃一驚。“因爲我不是特別有錢,是個非常節約的人,”荟荟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我從不買奢侈品,衣服也常買打折的,手機、電腦是我買過的最貴的東西。”

荟荟供職于一家私立醫院,今年春末,她創辦了自己的公司和公益組織。“目前公司還沒盈利,公益組織沒有收入,都是支出。經濟來源是我上班的單位。”采訪中,荟荟單純而熱情。她坦言,不少人都會好奇克隆寵物主人的經濟狀況:“家裏有兩輛福特、一輛奧迪。所幸我們沒有車貸、房貸的負擔。家裏還有3只中型犬,每個月狗糧大概3000元。我的狗狗‘小迪’去世後,我們並沒舉辦特別的儀式,葬禮大概花費2000元左右。”

七月初,荟荟向希諾谷提交了余下的錢。“我和老公有13萬積蓄。我向父母借了25萬,會用近4年的時間還,每月還6000元。我主動打借條,父親說‘不用打,我們的錢就是你的錢’,但這應該由我自己來承擔。”

北京的李先生也是希諾谷的客戶之一。采訪中,他坦誠地聊起自己克隆寵物狗“李淑媛”的故事,隨後猶疑道:“有的事不用寫。對于不喜歡狗的人來說,理解不了的。”

“70後”李先生和妻子均在外企工作,在美國、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國生活了近20年。他表示,生活中,他並不太喜歡奢侈品,“生活品質還是比較講究,也偏愛較小衆的旅行目的地。”旅途中,帶著寵物有諸多不便,“很多酒店不能帶寵物”,偶爾“大概加500、600元錢”,也能帶寵物入住五星級酒店,“但不是所有五星級酒店都可以。”

李先生說,雖然如此,從大海到沙漠,從高山到草原,“我們仍帶著‘李淑媛’看過了所有該看的風景。”

理由

在父母眼中,荟荟從小上進、自律,成績優異。今年4月,荟荟忽然變得判若兩人:“我不工作、不吃飯,常常失眠,無緣無故地哭。”

一切,都要從4月23日那天說起。這天清晨,陪伴荟荟5年半的愛犬小迪去世了。像一條分界的河,從此,荟荟的人生截然不同。

童年時,父母忙于工作,荟荟常常在家獨自眠去,小狗的陪伴纾解了她的孤獨。19歲去英國留學,小迪則隨她一路輾轉,從倫敦,到北京,再到杭州。“如果是其他狗去世,都不會克隆。克隆,是因爲小迪帶給我特殊而溫馨的回憶。我生理期時,它會過來給我暖肚子;我哭泣,它會給我舔眼淚;我爸咳嗽,它會很緊張地去看。38萬,少買一輛車,換回陪伴十幾年。因它而獲得這麽多快樂、溫馨,每年算下來,就不貴。”

兩個多月轉瞬即逝,荟荟消沉如故。

一個夏夜,沉默良久的父親對母親勸慰道:“如果克隆能讓荟荟振作起來,變回曾經那個上進的她,那麽,這個錢就一定是值得的。”因爲父親的這句話,母親終于默許了。

如果說,荟荟的家人希望通過克隆,找回女兒曾經的自我,那麽,黃雨則希望通過克隆,延續曾經的情感。“我家裏現在還有兩只貓,但是我對每只貓的感情都是不同的。從始至終,我最喜歡的就是養了兩年半的‘大蒜’。它骨子裏那與衆不同的靈性,是任何一只貓都取代不了的。”

2016年10月,黃雨在溫州一家貓舍購買了2個月大的、灰白相間的英國短毛貓“大蒜”。此後兩年半,大蒜幾乎不離左右。黃雨給它最好的進口貓糧和罐頭,每月大蒜的花費少則700、800元,多則上千,“占我消費的百分之十以內吧。”黃雨回憶。

2017年初,大四的黃雨獨自去深圳實習。繁華而忙碌的大城市令他開懷而憂慮。他把大蒜帶在身旁,同住同眠。似乎有了它,就能抵禦南方的孤獨。畢業後,他到深圳創業,翌年回溫州,幫父母打理廠店。一路上,大蒜都不離不棄。

今年1月,大蒜因病去世。“是我照顧不周,”黃雨輕聲道,“我很懊悔。”他和3個朋友一起,到一個偏僻的公園挖了一個坑,安葬了大蒜。黃雨在大蒜的墳前,葬下了幾個它愛吃的罐頭,種下了一株青青的小樹,“大概60厘米,不知名的。”幾乎每個月,他都會去看望永眠的大蒜。

大蒜去世後幾小時,黃雨突然想起,他曾在微博上刷到克隆狗的新聞。當日,他就撥通了希諾谷客服電話。他欣喜地發現,克隆價比自己的預期低。他曾從網上得知,韓國有家克隆公司,克隆貓狗約需40、50萬,這讓他頗爲躊躇。相較之下,25萬,可以接受。

而對北京的李先生而言,陪伴了他17年的寵物“李淑媛”就是家人,“跟我姓。”

和很多人給寵物美容、染發、做造型的方式不同,他不按照自己的意願去塑造它。“它本身就很美。偶爾給它試穿過裙子,它不喜歡,就不強迫它穿。”犬類懼怕鞭炮雷電,李先生便在國外買回特殊的防雷電馬甲,“很神奇,穿上後,雷雨天就不怕了。”

他給“李淑媛”最好的澳洲狗糧,“但吃過我們分享的食物,就再也不吃狗糧了。我們吃什麽,它吃什麽。”李先生回憶,他們給它最好的食材,比如內蒙古牧區的羊肉、各種牛排、澳洲生蚝、煙熏三文魚等等。以前寵物服務業不發達,不懂洗牙。“李淑媛”7、8歲掉牙,失去了咀嚼能力。他們就每天把食物配比好後切碎,讓它不用咀嚼就能吞食。

2018年,“李淑媛”因乳腺癌去世。一年後,李先生在接受紅星新聞采訪時坦言,不願意回憶它離開的日期:“這個日期讓我很傷心。”

今年7月26日,克隆“李淑媛”出生,費用由李先生夫妻支付。對于自己的選擇,李先生認爲“沒有後悔”。

不同于寵物主人因情感寄托而選擇克隆,也有企業因商業需求克隆。

2014年,電影《心花路放》以11.67億總票房拿下當年中國電影排行榜榜首。電影裏的小狗“果汁”本是只流浪混血狗,2010年5月被北京調良寵物訓練學校創始人何軍收養。最初,何軍希望通過訓練讓果汁養成定點排便習慣後,便找人領養。日複一日,他發現,自己和果汁慢慢有了感情。電影《心花路放》裏的“果汁”

電影《心花路放》裏的“果汁”

2013年北京領養日,有朋友找到何軍:“有個電影‘心花路放’,需要有拍攝經驗的狗!”此前,果汁已拍攝過3、4部微電影、電影、紀錄片。試鏡現場,靈氣十足的果汁很快征服了導演甯浩,僅僅10多分鍾,甯浩便迅速決定:就是它了!隨著電影熱映,果汁走進了大衆視野。

2018年6月,何軍正式向希諾谷提出克隆果汁的申請。果汁尚在人世,爲何克隆?

對此,何軍對紅星新聞記者表示:“希望通過影視作品的影響力,倡導保護流浪貓狗的理念,讓領養代替購買。流浪狗沒有購買渠道,只能領養。而且,用一只狗拍戲,風險較大:生病、意外等,多只狗能減輕果汁的拍攝壓力。”電影《心花路放》演員與“果汁”在一起/據希諾谷微信公號

對于38萬的克隆價格,何軍並沒有太多猶豫:“拍一部電影就回來了”。據希諾谷微信公衆號2018年9月發文稱,果汁身價已過6位數。

2018年9月18日,克隆果汁誕生。“它的健康狀況一直非常好,性格也很好。”何軍稱:“現在兩只‘果汁’生活在一起,很和諧。”

猶疑

寵物克隆,對于大多數人來說,遙不可觸。克隆前,荟荟曾一度半信半疑。

“小迪”去世當天,恍惚中的她忽然想起曾看到的一則微博:“上海女孩克隆愛寵”,便她心下一動,立即上網,卻只搜到一個客服電話。這讓她疑窦叢生,“38萬畢竟不是一個小數目,被騙了怎麽辦?”

當晚,和希諾谷總經理的一番通話讓她放下心來:“比較靠譜。”但她仍沒立即決定,而是先保存小迪的基因,繳納了一萬兩千五的費用:“我想先冷靜下,看過一段時間,自己是不是還想克隆?兩個多月過去了,我的狀態沒有任何好轉。”終于,荟荟下定決心,克隆小迪。

而黃雨猶豫的,則是克隆貓能否和以前的“大蒜”一模一樣:“假如不一樣,克隆是不是就毫無意義?外觀一樣,性格呢?”

對此,王奕甯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克隆類似植物的扡插,既是前一個生命的延續,也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外表上,若是純色,基本沒區別;若有花斑,或許會出現位移,但相似度頗高。性格上,克隆的動物沒有記憶,但性格基本在基因中已定,後天環境亦有影響,“相似百分之八九十肯定還是能做到。”

黃雨直言:“糾結了很久,保存了細胞,2月交的百分之三十的定金,八萬多。經過一段時間的考慮後,我還是決定克隆。”黃雨和克隆“大蒜”/受訪者供圖

黃雨和克隆“大蒜”/受訪者供圖

7月21日,代孕貓媽媽産下克隆“大蒜”。8月19日,黃雨第一次在希諾谷見到克隆大蒜。“非常激動!在工作人員協助下,我抱了它,也摸了它。除了下巴上黑塊沒有了,其他很像,總體沒有太大的差異。”

事後,黃雨爲大蒜打造了一個微博,朋友們都建議他發展爲萌寵博主,他卻不太想這樣,“我不想盈利,不想當網紅。”

紅星新聞 王春 彭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