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
  • 體育
  • 汽車
  • 房産
  • 旅遊
  • 教育
  • 時尚
  • 科技
  • 財經
  • 娛樂
  • 更多
    母嬰 健康 曆史 軍事 美食 文化 星座 專題 遊戲 搞笑 動漫 寵物

上海首例“鹹豬手”入刑,刑事打擊是否適合全國推廣?

原標題:上海首例“鹹豬手”入刑,刑事打擊是否適合全國推廣?

【上海】地鐵鹹豬手可入刑 男子多次鹹豬手被批捕

新京報訊(記者 王俊)近日,上海市軌道交通領域首例“鹹豬手”入刑案件引起廣泛關注。近年來,地鐵、公交等場所內的性騷擾、“鹹豬手”案件時常出現在公衆視線。但該類行爲以往多作行政處罰。據上海鐵路運輸檢察院介紹,此次將此案入刑,填補了該領域刑事打擊的空白。

被害人包括一名未成年人

軌道交通在現代城市日常中具有特殊地位。據了解,上海地鐵運營裏程已達704公裏,上海市軌交日平均客流量已達到1000萬人次。

近年來,在公共交通領域的性騷擾、猥亵事件的發生經常見諸報端。

近日,上海鐵檢院對于一起在地鐵車廂內涉嫌性騷擾的犯罪嫌疑人以強制猥亵罪批准逮捕,該案系上海市首例“鹹豬手”進入刑事訴訟的案件。

據上海鐵檢院查明的案情,2019年7月1日18時23分至18時34分許,犯罪嫌疑人王某某在上海軌道交通八號線列車車廂內,緊貼坐在被害人左側,左手搭在自己右臂並觸摸兩名被害女子胸部等部位,其中一名被害人系未成年人。

類似案件多處以治安處罰

記者從上海鐵檢院獲悉,該院調研發現,近年來上海市公共交通領域的性騷擾案件基本都作行政處罰,沒有刑事判決的先例,這也導致了行爲人反複多次作案,乘客的人身安全得不到有力保障。

該院根據這種情況撰寫了《上海鐵檢院關于公共交通領域性騷擾防治工作的情況報告》,發現該類案件入刑存在證據與法律適用兩大難題。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阮齊林表示,法律上對“鹹豬手”是有規制的。該類案件此前在地方辦理中通常采用治安處罰的方式,很少移送檢察院上訴到法院,最終定罪判刑。“上海首例‘鹹豬手’入刑,說明司法機關注意到這種行爲不能批評教育、治安處罰了事,可能存在惡劣情節,因此移送至檢察院。”

【說法】

如何認定“鹹豬手”是違法還是犯罪?

根據《治安管理處罰法》規定:猥亵他人的,或者在公共場所故意裸露身體,情節惡劣的,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

《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條也規定:以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方法強制猥亵他人或者侮辱婦女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衆或者在公共場所當衆犯前款罪的,或者有其他惡劣情節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其中還明確:猥亵兒童的,依照前兩款規定從重處罰。

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合夥人谌江濤律師解釋,《治安管理處罰法》處罰的猥亵行爲,一般爲初犯,偶犯,其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不認爲是犯罪。《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條打擊的行爲是強制猥亵罪、猥亵兒童罪。強制猥亵罪重點強調是強制,猥亵兒童罪重點強調的是兒童,這兩類行爲區別于一般的猥亵行爲,其社會危害性更大。

“由于其社會危害性由量變到質變,最終導致其行爲性質也由一般的違法行爲轉化爲犯罪行爲。”谌江濤稱。

展開全文

他表示,對于上海這個案件,犯罪嫌疑人采取何種手段對被害人進行了強制,需等待更多案情細節的披露。

阮齊林認爲,該類案件關鍵在于對猥亵行爲認定是違法行爲還是刑事犯罪,相應地對嫌疑人作出治安處罰還是定罪判刑。“也就是說‘鹹豬手’有沒有嚴重到定罪判刑的程度。”

【觀點】

專家:慎用刑法懲罰的方式

該案公布後,不少網友表示:幹得漂亮,請全國推廣。

該案是否對今後的類似案件具有指導性和參照性?阮齊林表示,法律實踐中是相互影響的,上海作出這樣法律實務的實踐,可能會影響其他地方該類案件的處理。

但他強調,司法部門應該綜合各方面情節綜合考慮,視具體情形而定,慎用刑法懲罰。

“地鐵的‘鹹豬手’行爲不到情節嚴重不適宜定罪,比如多次實施、在公共場合、給被害人造成心理傷害等。”阮齊林表示,“不要摻雜太多的情緒因素,公衆很鄙視這種行爲是一回事,但不分情形就定罪是不合適的,不應輕易動用刑事手段。”

谌江濤也表示,具體案件要具體分析,防止將不構成犯罪的一般違法行爲隨意拔高定性爲犯罪。

【案例】

北京一“地鐵色狼”被判1年3個月

記者注意到,去年2月,北京將一“地鐵色狼”以強制猥亵罪定罪量刑,在北京尚屬首例。

2017年7月10日上午,男子楊某某在北京地鐵五號線上對一女子實施猥亵,被跟蹤的民警抓個正著。民警亮明身份後,男子拘捕企圖掙脫,咬住民警胳膊不撒嘴。後經多名乘客幫忙,才將該男子控制。

據了解,楊某某2008年12月,曾因猥亵他人、阻礙執法,被北京海澱警方行政拘留20日。

法庭上,楊某某對公訴機關指控的內容沒有異議。其辯護律師認爲,被告人沒有對被害人實施暴力、脅迫或其他方法,只是猥亵行爲,不構成強制猥亵罪。

最終法院審理認爲,楊某某雖未對被害人實施獨立的暴力、脅迫行爲,但其行爲已違背被害人意志,侵犯了被害人人身權利;這種被害人事先不知情的性侵犯,在被告人接觸被害人身體時已完成,被害人並不能反抗;本案中被告人的行爲,既具有暴力性也具有猥亵性,故構成強制猥亵罪。

2018年2月,北京朝陽法院對地鐵色狼楊某某以強制猥亵罪定罪,判其有期徒刑1年3個月。

新京報記者 王俊

編輯 陳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